<td id="8njen"><div id="8njen"><del id="8njen"></del></div></td>

<ol id="8njen"><strike id="8njen"><p id="8njen"></p></strike></ol>

    互聯網廣告大盤整體承壓 小紅書探路“語音社交”
    時間:2022-10-12 10:55:39  來源:北京商報  
    1
    聽新聞

    圖文、視頻、電商都有了的小紅書,又瞄上了語音社交。10月11日,北京商報記者登錄小紅書發現,小紅書正在內測新功能“語音現場”,主打音頻社交,話題包括旅行、職場、藝術潮流等。就在小紅書“上新”前不久,抖音啟動的“圖文伙伴計劃”被認為是攻入小紅書腹地之舉,小紅書CFO楊若的離職則被解讀為小紅書離IPO漸行漸遠。加上互聯網廣告大盤整體承壓、社區產品層出不窮,小紅書的壓力只多不少。

    在小紅書上語音聊天是怎樣的體驗?通過小紅書內測的新功能“語音現場”可以得到答案。北京商報記者體驗發現,語音現場功能出現在小紅書“消息”欄中部,點擊進入即可看到正在語音互動的各個房間以及可預約的語音互動房間,截至北京商報記者發稿,語音現場功能顯示共有82個房間在線。

    完成實名認證的內測用戶即可創建房間或預告,房間中分為主持人、嘉賓和觀眾三種角色。觀眾既可以在房間內收聽內容,也可以舉手公開互動,還能通過私信形式進行交流。以北京商報記者截稿時排名靠前的兩個房間為例,話題分別是星座、情感,在線觀眾數分別為148、174。至于何時正式上線這一功能、內測語音社交功能的初衷以及會否借此商業化,小紅書方面未予回應。

    從產品類型上看,語音社交產品并不新鮮,被特斯拉CEO馬斯克帶火的Clubhouse幾乎是直播平臺標配的語音直播,都可被納入這一范疇。除了Clubhouse這類工具類產品外,語音社交更像是音頻、在線音樂、直播類產品的配菜。

    正因為這個原因,比達咨詢分析師李錦清對小紅書內測語音社交功能并不意外,“這個業務現在還在很初級的階段,和小紅書的社區屬性較搭,但暫時看不出和內容種草的結合點”。

    互聯網產業觀察者張書樂也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小紅書此舉只是增加了功能插件,豐富用戶體驗,讓自身的生態豐富起來,也是在為小紅書尋找合適的語音社交形態”。

    而在內容種草賽道,這個小紅書的腹地,巨頭早已虎視眈眈。9月底抖音在第四屆創作者大會上強調了其在“圖文種草”方向的發展,并首次披露了上線9個月的圖文功能近況:單日閱讀量已超100億,圖文用戶占比達70%。開啟“圖文伙伴計劃”,將拿出四成流量扶持生活攻略類內容,重點建設圖文體裁,開放圖文商單權限等信號,更是直截了當。

    事實上,抖音對圖文種草內容的覬覦早就不是秘密,不論此舉對標的是不是小紅書,當下互聯網產品日益模糊的業務邊界,都讓市場競爭的復雜性一再升級。

    對此,張書樂認為,“內容平臺都會互相借鑒,但很難真正攻入垂直內容平臺的腹地。小紅書的優勢是在陌生人之間以體驗為王的種草,直接或間接實現帶貨。劣勢在于小紅書用戶對內容的認可程度更高,其內容生態也更偏向于基于自身體驗的口碑推薦,但如果過度商業化,則可能讓口碑推薦變成一種收取另類‘代言費’的商業廣告生態,屆時則核心競爭力也就悄然消失”。

    站在廣告市場的角度看,大小廠商也鉚足了勁。根據《2022互聯網廣告市場半年大報告》,2022年上半年中國互聯網廣告市場規模6816.7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了266.5億元,而在2021年上半年,中國互聯網廣告市場規模較2020年同期增長了1110.9億元。(北京商報記者 魏蔚)

    999在线视频免费精品
    <td id="8njen"><div id="8njen"><del id="8njen"></del></div></td>

    <ol id="8njen"><strike id="8njen"><p id="8njen"></p></strike></ol>